返回
菲侨商

施文志詩文集 《詩文誌》 輯二:文 14《血緣》

2022-08-02 20:51:09

微信图片_20220705200749.jpg

施文志詩文集

《詩文誌》

輯二:文

14《血緣》


                    1

        莫順經常失業,沒有一份工作可以做得長久,後來他又在一間雜貨店當棧房看守人。

       在雜貨店裡,莫順安份守己工作,沒有一句怨言,他想:「如今算是在幫自己人,虧欠她們母子實在太多了,好好把棧房看守妥當,算是報答……還是償還二十多年來……的債。」

                    2

       黃昏後,莫順回到自己的蝸居,躺在鐵床上,那一雙凹陷的眼睛呆望著天花板,想起了二十多年前拋妻棄子,那一種說不出來的絞痛,每一個晚上,像一把鐵鋸,在胸膛上拉來拉去,肝腸都斷了。

        憶起當年的「遊客」身份,為環境所迫,東藏西躲,避免被移民局的探員抓去,沒有一份安定的工作,不要說回去香港與妻兒會面,甚至連接濟她們母子的能力也沒有,那一種痛苦,不如一封休書,就可以暫時減輕心的絞痛。

        以後的事情,莫順就像被打了一筒麻醉針,失去了知覺。

                    3

        雜貨店老板王拱,早已去世了,剩下王太太和她的兒子,十年前從香港來的莫強,但是他卻不姓王。

        王太太自從十幾年前「再嫁」來小鎮上,就在雜貨店協助丈夫打理生意。

        她對莫順好像有點鄙視又好像可憐他,十幾年來的小鎮生活,多多少少了解到當年那一群「遊客」身份的人的處境,就漸漸地對莫順有點諒解,在過年過節時,都會留莫順在店裡吃飯。

        但是,莫順並不是那麼順利在雜貨店工作,王太太的兒子,莫強卻時常找一些小事故來難為莫順,有時候甚至破口大罵,說一些令莫順難堪內疾的話。莫順一想起二十多年前的罪孽,內心深感慚愧不安,就牙齒打斷含血吞下去。

                    4

        有一天,莫順在收完貨物後,發現少了一箱牛奶罐頭,莫強就借這個機會要莫順離開雜貨店。

        莫順知道莫強這個孩子,二十多年來一直懷著怨與恨在過日子。可是,離開雜貨店,莫順想:「這孩子的怨與恨,是不是會消失。」

        最後,莫順決定離開雜貨店,臨走的時候,他對莫強說:「孩子,請你不要忘記,在你的血管流動著,都是我的血緣。」

        莫順雖然不再是「遊客」身份,他那瘦長的身影,仍然像一尾魚,再次茫茫游入人海中。


        一九九一年刊載《香港文學》第八十八期


Copyright @ 2010-2021
闽ICP备1901653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