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菲侨商

(菲律宾)真正的债务陷阱并非来自中国

2022-07-31 16:50:15

真正的债务陷阱并非来自中国


  【菲律宾世界日报专讯】(作者:蔡德权(AUSTIN ONG)) 中国对本国三个基建项目贷款的“被弃”并非中方提出,而是由某些结构性限制因素导致。诸多批评者忘记了这些项目是由菲律宾提出并批准启动的。那么,使项目具备可行性就是我们的责任。中方并没有强迫我们跟他们借钱。

  时任部长多明计斯主政的财政部已通知中国进出口银行——如果贷款申请在2022年5月31日之前未获得批准,那么有关三个铁路项目的贷款申请将被视为自动撤回。

  交通部副部长查维斯(Cesar Chavez)也透露:“鉴于当时即将过渡到新届政府,交通部对这种状况的出现非常理解。”

  这三个项目在2021-2022年就获得菲方政府部门的批准。又有多少与其他外国贷方合作的价值数十亿美元的项目能获得如此迅速的资金支持?

  因为菲方由于政府换届而使其优先处理事项将发生变化,财政部放入这项条款是否是一个务实的举措呢?

  回想一下,反杜特地、反华阵营对中方资助的项目连续不断地发布一系列假新闻和不实信息,造成数年的项目延宕。而有关“债务陷阱论”多年来一直主导着各大媒体发生巨大的舆论声量。

  在中国完成捐赠的华人区-王城(Binondo-Intramuros)和依斯特惹-班沓良大桥(Estrella-Pantaleon bridges)还有正在进行的卡利瓦大坝和赤口河水泵站灌溉项目等几个重大项目之后,这些评论家随后发明了一个新的术语——“承诺陷阱”,即指责中国未能交付其承诺的项目及资金。他们没有说明大部分延误可以被认为是菲方自身的项目处理吸收能力造成的制约因素(如估计2019年劳动力短缺100万)、冗长繁琐的行政程序、路权问题。

  试问那些声音最响的批评者,其他国家是否可提供了替代资金来源?卡利瓦大坝几十年来一直处于规划阶段。在杜特地之前,大多数数十亿比绍的项目甚至需要10到20年才能完成,如果要有的话。那些主要项目交给了日本。批评者是否比较了日本与中国的每公里造价成本?

  2012年,备受P-Noy和城市水务处理系统(Metropolitan Waterworks and Sewerage System)赞许的、另一座中国资助的安葛水库“由于[中国]承包商的高效项目管理和先进的施工方法,提前八个月完工。”

  “债务陷阱论”的支持者没有比较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菲律宾、拉丁美洲等地不甚乐观的贷款记录,还有美国银行在2008年让世界崩溃的经历,这些事态都曾压垮了几个国家。在所谓的斯里兰卡债务陷阱中,其中80%以上的贷款来自日本、美国和市场性借款;只有10%是来自中国。批评者并没有指出像希腊比雷埃夫斯港这样的成功项目,有意思的是,由于有关中国债务陷阱的警告而被各国拒绝后,比雷埃夫斯港现在已发展成为欧洲顶级港口。

  在贷款利息方面,2019年财政部公布的比较数据显示,日方相对于美元的实际利率为2.7%,高于中国的2%,这又揭穿了反对派们对中国提供巨额贷款的“恐慌言论”。试问这些专家们是否比较了那些项目的单位成本、维护成本、咨询成本?

  中方要求3%的利息,而与之比较,其他外国贷款人的利率又是多少呢?有多少人抱怨菲人的小额贷款每月收取10%至20%的利息或信用卡每月收取3%至5%的利息?美国或欧洲的银行能否以3%的利率为我们的基础设施需求提供数十亿美元的贷款吗?每年节省是1% 的利息还是要节省30%到40%的项目成本更好?


  此外,项目谈判是具有时间敏感性的。货币成本、原材料成本、通货膨胀、全球不稳定、其他风险因素的上升都会改变了投资成本计算方式。那些假新闻制造者和假专家们才是我们菲律宾恢复和发展经济的阻力。

  鉴于存在的问题太多,我们的邻国也在与包括美国和中国在内的所有国家合作加速前进,我们需要专注于真正的挑战,而不是制造恐慌情绪的空穴来风来干扰我们的注意力。

  我们应该为我们的国家去争取最好的交易。与其成为国家发展的阻力,那些批评者可以通过提出更好的整体方案和提出一些成功的项目主张来帮助我们的国家。(原载菲律宾问询者报网站)



Copyright @ 2010-2021
闽ICP备19016533号-1